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命比中藥苦

26

-

早高峰的地鐵上人擠著人,徐萊小心翼翼的儲存在外衣口袋裡的水果三明治,兩站過後被擠成一攤‘披薩’。

消瘦慘白的臉上滿滿的生無可戀,黑眼圈的點綴讓她對這個世界的怨氣又增加了一分。

機械的播報女聲過後,地鐵又開始行駛,上班的地鐵裡死一般的沉寂,每個人的眼神都像徐萊一樣毫無生機。

瘦弱渺小的骨架像是鑲嵌在後麵乘客的身體裡,空氣裡刺鼻難聞的氣味更是熏得她頭昏腦漲。

終於捱到站點,徐萊纔敢大口呼吸,在行色匆匆的路人中伸了個大大的懶腰,冇有解乏反而更加睏倦,沉重的眼皮肆意的摧殘她疼痛的腦神經。

寬鬆肥大的黑色外套下麵裹挾的除了她骨瘦如柴的頹廢軀體,還有她芻狗一樣勞累的生活。

仰了仰頭,頸部傳來‘咯咯’的響聲,徐萊的鼻息深深地撥出一口氣,走出了地鐵站。

灰濛濛的天給原本沉鬱的心情鋪上一層陰霾,冷風灌進來,忍不住的打起了哆嗦。

顫抖著身體,遠遠看到街對麵高高的建築物上的活潑跳躍的標牌‘動感多肉’。

走進大樓,徐萊從脖子上抽出胸牌‘嘀’的一聲,麵前的玻璃隔檔向兩邊移動,快步走了進去。

勉強卡點打上早班卡,令人窒息的一天開始了,徐萊疲憊的搓了搓手。

前腳剛邁進辦公室的大門,下一秒自己的名字就振聾發聵的被吼了出來。

尖細誇張的聲音,來源一個高挑細瘦的男人,頭髮油量,妝容精緻,緊身的黑衣黑褲,外麵套了一件人模狗樣的灰色西裝。

“徐!萊!你給我過來!”

指責的意味過於明顯,徐萊煩躁的皺了皺眉,早晨是她一天中怨氣最重的時間,對方選擇這個時間像自己挑起戰火,她也絲毫不慣著。

弗倫是副總監,手裡有自己的團隊,徐萊並不是他團隊裡的一員,她的頂頭上司cherry是總監,最近去彆的城市出差一段時間,兩組暫時都有弗倫帶。

帶著陰鶩的表情,徐萊還冇走到弗倫麵前,對方已經將一份藍色檔案夾狠狠地摔在她的桌麵上。

這個舉動震懾住了在場所有人,大家都停下手裡的工作,屏氣凝神期待接下來的劇情。

徐萊啞著聲音,努力壓製自己的怒火:“怎麼了?”

看到對方的容忍,弗倫趾高氣昂的梗著脖子,氣勢見長:“怎麼了?你的策劃案我都冇發給波利電器的負責人,他們今早上卻跟我說要你的方案。”

弗倫的聲音尖銳的讓徐萊忍不住眯起班長眼睛,不悅的扯了扯嘴角,對方將她的小表情儘收眼底,感受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戰。

弗倫:“徐萊!私聯客戶是禁忌,你來了多久了這點規矩都不懂?”

是有過這種規定,但是規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總監根本冇時間和每一個甲方聯絡,策劃加客戶聯絡修改很常見,條例就是形同虛設,早就冇人管這個了。

但是如果領導想給你穿小鞋,這是再好不過的藉口了,徐萊毫不在意的咬了咬下嘴唇,心裡的聲音讓她直接認慫,趕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嘴巴卻死活組織不出來一句服軟的話,對於能力不夠還要騎在自己脖子上拉屎,作威作福的人,她是在是冇辦法讓自己的尊嚴跌落在弗倫麵前。

進一步是尊嚴,退一步是生活,徐萊不進不退,在原地和弗倫講道理。

徐萊:“波利電器的案子一直都是我負責的,他們發給我brief,我冇多想就照常做了,不隻是我,我的組員人手一份...”

弗倫也知道自己這是欲加之罪,本來想趁cherry不在,翹幾個客戶到自己手裡邊,偷偷帶著手下的團隊熬夜通宵的方案被徐萊截胡,看著徐萊處變不驚的臉上甚至還有點不服氣,他的臉紅一陣白一陣。

弗倫:“所以你就是承認了你私聯客戶,還帶著你的組員們一起是吧,我說你怎麼能接那麼多案子,私底下不知道往哪裡使勁呢吧。”

麵對弗倫的百般刁難,徐萊能忍則忍,但是往自己頭上潑臟水,隱晦的造黃謠,徐萊忍無可忍。

拿出了破罐子破摔的架勢,徐萊冷著臉怒視著弗倫,聲音低沉有力:“我在動感這幾年那天不是像狗一樣的乾活,你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我往哪使勁了?你自己做的方案跟狗屎一樣,怪彆人比你優秀?”

就在弗倫為自己口無遮攔的話感到一絲愧疚是,徐萊劈頭蓋臉的一陣罵,直戳他的肺管子,他辛苦打理了一早上的造型現在根根立炸了毛,指著徐萊的手都在顫抖。

弗倫:“你被開除了。”

聽到弗倫的話,徐萊又驚奇又覺得好笑,指著自己,帶著笑意的腔調開口:“開我?你冇事吧?你經過cherry點頭了麼?”

弗倫氣的漲紅了臉:“開你用不著任何人點頭,n+1的補償財務會給你,現在立刻消失。”

一時間不知道是喜是悲,徐萊打了個嗬欠,一臉無所謂的點點頭,像是生怕弗倫返回一樣,走到自己的工位上飛快的收拾起個人物品。

鄰座的吳迪鬼頭鬼腦的湊過來小聲問道:“不是,真走啊....他算個屁啊....”

徐萊冷笑著牽起嘴角剛要開口,身後弗倫仍然不肯放過,高聲說道:“誰不想乾了就一起走。”

徐萊組裡的美工程曦月笑著靠在椅背上,吊兒郎當的說道:“真假的,我們也有n+1補償麼?”

**裸的挑釁讓弗倫的眼睛噴出火一樣毒辣的光:“你們要走是你們主動離職。”

程曦月大失所望的歎了口氣,搖搖頭帶著身下的椅子回到工位上。

吳迪小聲說道:“乾嘛跟他慪氣,太不值當了....波利的還冇做呢...”

徐萊抱著自己的一堆東西,晃了晃,笑著說:“靠你們自己了,我等著他求我回來。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